現代設計色彩的發展現狀與未來發展趨勢

 

        當前,中國的設計色彩跟隨中國社會的整體發展趨勢,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在設計色彩學習中,擺脫傳統的繪畫模式,強調構圖的主動性。繪畫的概括方法與平面意識,培養和提高色彩素養與設計色彩的創新意識已經成為色彩設計的大勢所趨。設計的觀念與文化也發生了重大的轉變,與此相對應的,藝術設計為適應現代設計的這一變化,也在不斷調整和完善著自身,并呈現出空前發展的態勢。

  中國現代色彩設計的發展歷程,20世紀初期至今的幾近一百時間內,從理論建構到教學實踐,概括起來大約經歷了三個發展階段:一是色彩設計的啟蒙期;二是色彩設計的發展期;三是色彩設計的繁榮期。

  中國設計色彩的啟蒙期是中國色彩設計發展進程中歷史最為漫長的一個階段。到上個世紀80年代為止,其大約歷經了半個多世紀的演變過程。這個時期的色彩設計內容主要為《裝飾色彩》或《圖案色彩》等。在學術著作實踐當中,從寫生色彩客觀對象或從傳統色彩中獲取色彩創作素材和靈感。在特定的歷史階段,《裝飾色彩》對于培養色彩應用者認識色彩、應用色彩的確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其中,某些思想觀念及應用方法至今應具有一定的實踐指導意義。

  進入21世紀后,國內各個藝術高校在繼續保持自身色彩發展的主體地位同時,也做出許多跨越式發展的舉措。其中,一個重要舉措就是突破了將色彩藝術設計僅僅停留在以往設計藝術基礎課程,同時,解構與模糊了傳統意義上的專業劃分模式,而是以全新的思維方式及市場需求對色彩給予專業界定。

  任何形式的藝術、藝術設計作品如想達到高超的水準,都需要它們的作者具備良好的基礎,這也是設計色彩發展這一概念作用于藝術創作、藝術設計的普遍意義。但如果將這一普遍意義無限地作用于各種不同的領域和時期,那就大為不妥了。時代在改變,設計色彩的概念本身也在變,那些靠身體力行和技能支撐的設計色彩形式已經或正在逐漸被那些倚靠觀念創意和新材料建立起來新的藝術形式所取代。過去的基礎不能服務于今天的創作和設計,今天的藝術和設計需要新的基礎來適應。

  目前在我們國家各美術及設計院校所采用的設計色彩方式大多都是前蘇聯美術教育體系與法國印象主義光色理論相結合的綜合體。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這套體系的確起到了相當有益的作用。它建立了西方藝術形式在中國的位置,打破了中國傳統設計色彩一成不變的模式,使中國的古老文化得以發展。但這畢竟是一種源干過去時代的舊基礎模式,盡管它是前人在藝術實踐中總結的經驗,盡管它也曾哺育出很多的杰出人物,但任何設計色彩如果被作為經驗固定下來,并以一種科學的方式傳授給后人,那么這種方式本身就是舊的方式,就應該結束。過去我國幾十年的設計色彩發展史已經證明:陳舊落后的設計色彩已越來越難以勝任當今社會藝術、設計形式發展的需要。今天的藝術、藝術設計院校已不再是傳統技能的傳授之地,而是新思想、新觀念的誕生交流場所。所有的基礎訓練課程都應以如何擺脫舊的基礎訓練模式和如何來引導啟發學生創造性思維為中心,這是設計色彩學習者的責任和義務。俗話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相對于西方以否定的方式求發展的教學和創作體系,我們的設計色彩教育則顯得過于偏重繼承而極少創新了。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時空劃分中,我們不但沒有思考未來,甚至都無法卸下沉重的負擔去面對現在。 

  設計色彩應該有一個開放的觀念。在學習色彩知識的同時更應學會拓寬思維,開闊思路,勇于嘗試,把握設計的本質。一般情況下,我們學生的創新欲望來自于外界事物對感知神經的刺激,有了特殊的外界感受,其思維活動就會活躍起來,進而激發學生探索的主動性。因此,將創造性思維的培養作為平時我們學習的重點是必要的。當然,創造性思維的培養必須具備相應的條件,只有在既重視基礎訓練的嚴格性與科學性,又強調從觀察與體驗生活出發,努力探討所有的知識技能與手段之間的廣泛借鑒,才能在較深層次上實現這一目標。

  在當今藝術、藝術設計學習中突破固定的光線對色彩的束縛,已不僅是簡單的色彩問題,而是能否從根本上改變和糾正基礎課學習中的錯誤和偏見的問題。我們不能正確的理解和評價由后期印象主義開始的現代藝術運動,就不能理解和發現現代藝術運動各個流派的發展變化與現代設計的關系,就不能理解和接受馬蒂斯、高更、勃拉克等藝術家用各自的色彩觀取代印象主義色彩觀的作法,就不能理解和認可在基礎課學習中引導學生借鑒民族文化中色彩規律及西方現代藝術諸流派色彩理論的巨大意義。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基礎課色彩學習能為學生們提供包括印象主義色彩理論在內的更多的色彩理論,學生們也能夠從眾多的前人總結的色彩藝術規律中自由地選擇他們所需要的內容,讓色彩學習變成最活躍、最自由、最大限度地接受各種信息的課程。通過設計色彩寫生的學習,我們領悟到基礎設計色彩學習對于設計專業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它必須與設計學習的整體結構同步改革,以培養設計師的實際需要來設置和充實我們的學習內容,使基本技能和專業知識緊密聯系,使設計色彩有機的結合。與此同時,社會各種力量開辦色彩教育也成為新世紀中國色彩教育領域的又一重要力量。現代設計色彩的學習已經越來與普及。彩源、好運來及理顏等國內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色彩公司也都以各種形式積極介入色彩培訓工作,并取得不俗成績。國外色彩發展取得的成功經驗表明,一個國家的設計色彩發展,通過社會的不斷重視與普及,為不同層次的色彩喜愛者、工作者提供多種形式的設計色彩就顯得不可或缺。例如,日本在此方面取得的成功經驗值得我們借鑒。據悉,在日本社會上舉辦的各類色彩培訓班是形式多樣,人數眾多。

  總之,在步入21世紀短短幾年時間里,中國色彩設計的發展領域就已經發生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偉大色彩事件。這些事件的背后無一不蘊含著這樣一個歷史事實,即中國色彩事業隨著各行各業對色彩訴求的不斷擴大,其騰飛之日已經到來。因此,作為新世紀設計色彩的學習者要繼續不懈努力,就能夠在不久的將來創造一個真正屬于中國人自己的人文精神,并令世界所矚目的偉大色彩時代!

 

發表評論

 




 

哈努曼与假面五骑士
石柯 快速时时官网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pk10直播开奖 双色球怎样投注中奖率高 三公棋牌游戏 时时彩胜率最高的买法 天天棋牌 快三计划软件安卓版 篮球比分 三肖6码大公开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 星星娱乐的博客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时时存在吗 安徽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